砚白,人懒不好动产出极少。
是个段子手[大概

#楚留香论剑/pvp群##占tag致歉#

简单粗暴的群宣一下,楚留香限定,论剑/登剑阁/战场/势力战/帮战活跃玩家都欢迎,pve玩家上进的想练技术的也欢迎!
不限区,讨论如何变强(非虚修)如何打人更疼,如何猥琐摸旗抢人头,和pvp相关都阔以!
不用担心自己手残或者技术菜,喜欢pvp和打架打不过不冲突鸭。


没话说了放二维码。

#改梗##我流3A#

拥挤的电车中
part1
羽风:要死,我好像摸到谁的屁股了!
守沢:哈哈哈哈没关系!是我的屁股!
羽风:…………我还是去死比较好

part2
羽风:要死,我好像摸到谁的屁股了!
濑名:是我的,快去死吧你这混蛋

prat3
羽风:刚刚好像有人摸到了我的屁股?难道是传说中的电车chi…
濑名:我刚刚也…超恶心的是谁啊给我出来?!
守沢:是谁?!?你们的屁股就由hero来守护吧!![超大声]
[然而其实是守沢不小心碰到了]
羽风&濑名:…[想死]

#感觉说的就是你们##我流3A#

薰:唔…到底要挑什么好啊,帮我看看嘛,濑名,斋宫~
泉:这边这个比较…等等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帮你啊,明明给游君的礼物我还没想好…
英智:我的话推荐这个喔[指着杂志上贵的要死的饰品
千秋:不愧是天祥院啊,品味很不错!
宗:闭嘴,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守沢

敬人:所以你们集体逃课就是为了这种事…?????

这是两个段子√

守沢:昨天的特摄片,xxx做出来这个动作哦!超帅的!(比划)
濑名:你左手的动作,比反了吧?应该这样才…
(全班看过来)
守沢:没想到你真的听了我的推荐去看了啊濑名!我太感动了!
濑名:…………超——烦人!!!!!

羽风:昨天的限量签名海报,你抢到了吗?
斋宫:没有,可恶,兔兔的海报…
羽风:别灰心,今天还可以再抢。
天祥院:把那家店买下来不就好了吗?
羽风:……
斋宫:……
天祥院:把那家店买下来不就好了吗?
守沢:还有这个办法!你真是机智啊天祥院!
濑名:这个时候就不要补刀了吧你这笨蛋!

[es]五天三夜[2]


#短小精悍的更新,依旧文笔渣,作者懒癌晚期了你们随便看看就好恩#
#如果我之后加别的cp会被打吗#

游木真从没有如此的痛恨过自己是个先知。

本来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被卷到探测不出来的地方,被迫和原本敌对的土匪团组了队,被一个精力旺盛可能有点痴汉属性的人,啊不,是蛇妖缠上…

“游君要去厕所,我一起。”

“濑名君请适可而止!”游木真忍无可忍的把对方的手从自己肩上拍下去。

“你让濑酱陪着去比较好哦,”朔间凛月仰躺在衣更真绪的腿上,突然插话,“毕竟你是个小先知~”

所谓先知,主要职责是带路附带能力是法术体术什么术都会一点皮毛,此职业说得好听点是队伍的航向标指路灯,说的难听一点,如果队伍的人...

任性神明[1]


#平安刀x审,乙女向避雷注意#
#没错我要嫖这帮老头子#
#越到后面写的越随性,但是我写的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
#作者有病,留言说不定能治好#

神明总是很任性的,创世之时他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说要有天地,于是便有了天地,说要有千千万万的子民在土地上生存,于是便有了人类。

大概任性是其本性,所以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我所碰到的神明一个个的仍然任性的让我想摔了盘子恶狠狠的骂上一声死老头。

“太常生气,于美貌有损。”身着绀色华美狩衣的男子并起双指按在我蹙起的眉间,笑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我面不改色凛然拍开他的手,越老越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今天,也没有见到大包平呢”,全然没有...

[烛审]明天,明天和明天的故事

#别看题目基本和正文没关系,只是我强迫症
#吐花症的梗,乙女向避雷注意
#我打的时候快睡着了肯定有bug
#我想要评论…想要留言[没错我一如既往的这么不要脸×

明天不会变得更好。

我盘腿而坐,冬风寒冷的紧,坐在被炉边剥橘子才是正道,桌子上的橘皮零零散散,你似乎对我无法完整的剥好橘子无法容忍,伸手想要从我这里接过已经不成样子的果子。

我欣然接受,还留着我指甲划痕的橘子被你完美的剥开,丝丝缕缕都处理的像艺术品,不愧是统领本丸厨房的男人。

我点点头从你手中接过橘子,猛然用力将橘瓣攥裂在手心,任由黏答答的果汁流了满手。

劳动成果被我糟蹋了你也不生气,冲我有些无奈又有些歉疚的笑着,我转过...

[es]五天三夜

#啊我写的这都什么…
#给柏清的生贺,破壳快乐!虽然我写的这意味不明的感觉不会让人快乐´_>`
#我也不知道的什么架空paro,腐向,cp栗子毛和泉真,你看着夹带私货就是这么的理直气壮
#好忧郁好想死……呜

远远的看到那一队旅人的时候,朔间凛月是没想下手的,领头的人一头橘色的蓬乱头发看着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笨蛋,冷着脸跟在后面的黑发男孩和总是找他麻烦的猎人有点相似,都不是他所擅长应付的类型。

可惜的是他的队友似乎很感兴趣,濑名泉伸出蛇信舔了舔嘴唇,目光就没在那个金头发戴眼镜的男孩身上移开过,蛇族最喜欢的就是长得漂亮的人和看起来好欺负的人,这个少年刚好具备了他最喜欢的两种条件...

【压切婶】庭中樱

挺意识流的东西,脑洞产物,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懂…婶婶单箭头长谷部,长谷部对婶婶不知道[喂
文笔渣,乙女向避雷注意
这是正文↓

————————————

在严谨的三下扣门后你推门而入,周身还裹挟着战场的肃杀气息。

“主殿,本日池田屋二阶战场,我们成功突破敌方突袭,压切长谷部,幸不辱命…”

你的声音仿佛没有起伏,规规矩矩听的我心生厌烦。

所以我半臂撑着头观察着你,一如往常的用单音节随意的应答。

烟灰色的短发还有一缕直愣愣的翘着,看的出是骑马时被风吹起,而你并没有察觉,脸颊上的血用手套擦掉了,但是深蓝色的长衣领口还依稀见得到晕开深红色的斑点。

而此刻你跪坐在我面前一板一眼的汇报着今日的战绩...

#给宿敌er@良夜无期写的,我咋那么爱你呢(ಥ_ಥ

#肖时钦生贺#

#一脸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凑合看吧#

#强行肖翔我也真是日了狗#

#oocoocooc#

#好了废话完了你看吧#

肖时钦是个机器人。

不,严格意义上说,他是个铁皮做的“家伙”,机器人都算不上,组装的工人不知是忘记给他装了哪个零件,让他开了机之后便动弹不得,所以他就静静地待在这儿——堆满了废铜烂铁的垃圾场。

天上的云暗沉的压下来,他的鼻子嗅闻着空气,水分饱和度93%,这里马上会有一场大雨,或许只是一阵,或者会持续好几天。他无法仰头去观测云图,因此系统中设定的精确预报功能无法全面发挥作用。

这可不妙,关节会锈蚀掉的...

1 / 3

© 墨纺青丘 | Powered by LOFTER